等。我最怕等。等車、等人、等巴士,等前面的人走快兩步不然我就遲到了!但這些也不是我最怕等的事,最怕等的是在鋼琴比賽中等評判叫我的名字。每次收到鋼琴比賽那邊寄來的通知書都希望自己是第二第三個出場,但每次都是第四十幾五十個,真惨。

在比賽前幾天,我開始感覺到比賽天的壓力,的痛苦。緊張的感覺像泉水般,由心湧到身體每一條血管。感到血管瞬間膨脹。我嘗試去玩電腦遊戲,讓自己陶醉在這虛幻世界裡頭。說有用是有用的,但只是局限在我玩電腦的時候。每當我離開電腦椅,回到鋼琴椅上,那種緊張的感覺又一次湧進我的身體。我自問彈得也不錯,有甚麼好害怕呢?

比賽前兩天,亦然是坐不安,睡不了。那種混雜著緊張,害怕,和不知所措的感覺不分晝夜地打擊我的自信心。每次我坐在鋼琴面前,想起後天的比賽,我的心彷彿像跳了出來一樣。這種用語言形容不到的奇特感覺,令我除了比賽以外,甚麼都不能想。真的可怕得要命。

比賽那天。我經過幾番掙扎,終於來到了比賽場地。我慢慢地用一雙充滿汗的手,推開那扇通往畏懼的門。看到那些跟我一樣都是來比賽的人,他們表情呆滯,喜怒不形於色,酷酷的樣子,好像一早就準備好了。這令我更害怕,更緊張。我坐在椅子上,評判站了起來,對著參賽者說了一番話,但是我一句也聽不到。我專心凝望著琴譜,緊張的情緒蓋過了一切。我聽到的就只有自己的心跳。一秒一秒的等待,我的心跳得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用力。感覺到隨著我心的跳動,我的血管不斷地膨脹,收縮,膨脹,收縮……手上的汗早已蒸發得一乾二淨,換來的是身體僵硬的抖顫。雙眼看著開始變得矇矓的樂譜,雙耳聽到的就只有評判一個一個叫著的名字。這短短的半個小時,就好像等了生不如死的半年。

還有三個,兩個,一個。到我了。勇敢的我站了起來,一步一步地步向台上的鋼琴。每一步都如鐵一般的沈重。坐了在鋼琴椅上,打開琴譜,輕輕地把雙手放在琴鍵上,腦裡面有的就是一片空白……

之後聽到的,就是掌聲。今天聽到的掌聲特別洪亮,特別動人。 我再次嘗試到這用語言形容不到的感覺。但這次,不再緊張。是感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