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ame is Stanley.

blog.sf-xc.com

等。我最怕等。等車、等人、等巴士,等前面的人走快兩步不然我就遲到了!但這些也不是我最怕等的事,最怕等的是在鋼琴比賽中等評判叫我的名字。每次收到鋼琴比賽那邊寄來的通知書都希望自己是第二第三個出場,但每次都是第四十幾五十個,真惨。

在比賽前幾天,我開始感覺到比賽天的壓力,的痛苦。緊張的感覺像泉水般,由心湧到身體每一條血管。感到血管瞬間膨脹。我嘗試去玩電腦遊戲,讓自己陶醉在這虛幻世界裡頭。說有用是有用的,但只是局限在我玩電腦的時候。每當我離開電腦椅,回到鋼琴椅上,那種緊張的感覺又一次湧進我的身體。我自問彈得也不錯,有甚麼好害怕呢?

比賽前兩天,亦然是坐不安,睡不了。那種混雜著緊張,害怕,和不知所措的感覺不分晝夜地打擊我的自信心。每次我坐在鋼琴面前,想起後天的比賽,我的心彷彿像跳了出來一樣。這種用語言形容不到的奇特感覺,令我除了比賽以外,甚麼都不能想。真的可怕得要命。

比賽那天。我經過幾番掙扎,終於來到了比賽場地。我慢慢地用一雙充滿汗的手,推開那扇通往畏懼的門。看到那些跟我一樣都是來比賽的人,他們表情呆滯,喜怒不形於色,酷酷的樣子,好像一早就準備好了。這令我更害怕,更緊張。我坐在椅子上,評判站了起來,對著參賽者說了一番話,但是我一句也聽不到。我專心凝望著琴譜,緊張的情緒蓋過了一切。我聽到的就只有自己的心跳。一秒一秒的等待,我的心跳得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用力。感覺到隨著我心的跳動,我的血管不斷地膨脹,收縮,膨脹,收縮……手上的汗早已蒸發得一乾二淨,換來的是身體僵硬的抖顫。雙眼看著開始變得矇矓的樂譜,雙耳聽到的就只有評判一個一個叫著的名字。這短短的半個小時,就好像等了生不如死的半年。

還有三個,兩個,一個。到我了。勇敢的我站了起來,一步一步地步向台上的鋼琴。每一步都如鐵一般的沈重。坐了在鋼琴椅上,打開琴譜,輕輕地把雙手放在琴鍵上,腦裡面有的就是一片空白……

之後聽到的,就是掌聲。今天聽到的掌聲特別洪亮,特別動人。 我再次嘗試到這用語言形容不到的感覺。但這次,不再緊張。是感動。

Advertisements

大自然,小自然

大自然,包括所有生物,亦都係所有生物既家。而我既小小自然動作,就係見到D細細地飛飛下既生物,好似D蚊子仔,烏蠅仔之類,就好想拍死佢。唔知係我厭佢地煩,覺得佢地樣衰,定係覺得佢地細細粒好好hup?大自然比得呢D飛飛下既野生存一定有佢既原因。其實我應唔應該拍死佢地呢?拍死左,又好似奪去左一條小小既生命,好衰咁。唔拍死,又好似比呢D遺害人間既生物又機會繁殖,唔見得好得去邊。

今日我係廁所又見到隻飛飛下既烏蠅仔,本能反應就梗係拍死佢啦。拍一次,拍唔到,拍多次,又拍唔中。拍下拍下,我就開始唸呢個問題.. 究竟拍定唔拍好呢?唸下唸下,隻烏蠅仔都飛左唔知去邊,變左大烏蠅囉..

後悔

我其實一直都好想寫篇類似嘅post,但喺無乜真喺令我好後悔嘅事,所以最終都無寫到。直到尋晚,我決定要寫呢個post,因為我實在做得太多令自己後悔嘅事。好似著一D著完自己都覺得好樣衰嘅衫。買D買黎都多餘嘅野,例如買幾廿個iPod Touch蓋。仲有無啦啦restore部電腦,搞到宜加連電腦都無得用。為乜呢?
其實後悔黎都多餘。既然件事唔做都做咗,點解唔換個角度去睇件事呢?可以將件事當成一個機會,或者一個無法挽回嘅悲劇,又或者當上咗寶貴嘅一課。
一生人中,令你後悔嘅事多不勝數。如果你件件事都去後悔,去為後悔而悲哀,你嘅人生可能都喺一場後悔嘅事。但喺如果你正面咁去面對後悔,你人生學到或者領悟到嘅嘢可能超乎你所想。
當你下次後悔嘅時候,記住…

一個炎熱的暑假…

在這個炎熱的暑假,我完全不覺得熱。事關我每天都躲在自己的房間裡,開猛冷氣,就算出面有四十度的高溫,我都感覺不到。不要以為把自己收埋在冷氣房裡很舒服,每天睡覺睡到九點幾都不在話下。一起身牙也未刷就開電腦上網下載昨晚的電台節目來聽,聽到十點先肯刷牙食早餐,之後再聽過。聽完後就開電郵、上MSN、玩無聊小遊戲。再無聊的時候就拿起本舊漫畫來翻,翻到哪一頁就從那頁開始讀,讀到悶為止。無無聊聊就到一點,食午餐。扭開電視機不斷轉台,轉到眼花終於轉到Discovery Channel。每天都希望今天的節目不是重播,但似乎我這個願望永遠都達不到。因為Discovery Channel實在有太少有趣的節目,要是不看,要看就要看重播。食完午餐、又走進冷氣房裡上網睇短片、上論壇、有時飯氣攻心,會睡個午覺。睡醒後就聽聽歌,腦海裡漂浮著對各類東西的問題。但這些問題往往都會隨風而散。到自己神智開始清醒,我就在MSN跟朋友聊天。大多數的話題都是說 “暑假好悶,好想返學”。他們可能在心裡忍不住說了句,“佢痴左線啊?上兩個星期先開始放暑假你宜家就話想返學?” 到聊得無可再聊時,我就坐在電腦椅上滾來滾去發發白日夢,有時還覺得房裡的冷氣冷得要關掉,大概是因為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小了。其實我很多東西可以做,有琴我又不彈,有書我又不看,時間無無聊聊地過所以才會悶囉。食晚飯後就躺在梳發上欣賞電視上上映中的劇集,生活就跟一些無所事事的 “師奶” 沒什麼分別。就是這樣,我就花了兩三個星期的假期。活在這個悶得快要死的暑假裡我決定尋找炎夏,尋找一個真正像夏天的夏天。

就在我打算尋找炎夏的第一天,烏雲蓋頂,後來還下著傾盆大雨。尋找炎夏的第一天,失敗。第二天起身看見天氣不錯就出了去跑步,跑了一個鐘。回來時真的很熱,但沒有那種刺激的感覺,沒有那種令我在想去的衝動。正當我期待著下星期的戶外攀登日營時,我的手機響起。我心想 “邊個會係呢個時候打比我呢?”。我接了電話,在電話的另一邊是一把我不熟識的女人聲。
她說:“我是戶外攀登日營那邊打來的,想通知你你報的那個課程因為不夠人參加所以取消了。可以轉到八月嗎?”
我說:“不可以啊,我去了旅行”
她說:“哦,那⋯⋯那好巴,我們會把學費退還給你。”
收了線後,突然覺得有一刻的失落。這時我明白到世事往往是我們猜不到的,要懂得變通,盡快適應這變幻無常的世界,才會勝人一籌。就在差不多同一時間,我的MSN響了響,我的同學叫我到他家。我還沒有問在他家幹什麼我就答應了,因為困在這冷氣房實在悶不忍到。

但是去同學家都不是去足整個星期,我其他時間做什麼好呢?我又決定在這個炎夏,尋找令一樣東西,尋找自己的人生目標。於是我就認定我未來希望做的職業,向著這方向出發。雖然話就話出發,但是又哪裡開始呢,我自己也不知道。一次偶然的機會讓我遇到一間名牌藝術和設計的大學,我進了他們的網頁,再按平面設計,看著入學要求。五個 GCSE Grade C 或以上,兩個 A Level 或等同的程度⋯⋯啊,終於找到一個可以利用暑假的時間來做的,就是入學的Portfolio。要求是要有十五之二十份任何有關設計方面的作品。我立即開了Photoshop,望著電腦畫面,腦海裡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到。於是我走到窗邊,望著藍天,嘗試強逼自己想一些點子出來。結果,也是空手而回。原來要想出新點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有時可能腦袋裡充滿了點子,有時腦裡可以空白一片。到最後花了一天時間想出了一個點子,並在第二天的早上畫了出來,效果不錯。畫完後才發覺自己沒有一起身就下載電台節目來聽,沒有無無聊聊地浪費由起身到食午餐的時間。原來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時間會過得特別快,特別開心,悶的感覺也想那些在腦海裡漂浮的問題一樣,隨風而散。

這風吹來吹去,吹到了暑假中的其中一個週末。不知為什麼去到銅鑼灣的某個地下商場,其中一個潮物的集中地。對於我這個潮流追求者簡直是個天堂。同時,也是個煉獄。雖然我自稱是潮流追求者,但只是追求,沒有能力和資格擁有。沒有能力因為自己根本買不起,潮物的消息也不夠那些自稱 “潮人” 的快。沒有資格因為我覺得真正的潮人是要自己發動一個潮流,有自己的風格。這些真正的潮人在城裡沒多少。看著那麼多的潮物,對一個只是對潮流略知一二的 “潮流追求者” 來說不是煉獄,是什麼。好像那天我看到一對外面很難買到的波鞋,拿了上手看看,看了足足五分鐘。看出來的是,那店主給我的一個很不耐煩的表情。我放下了那波鞋,連價錢都不敢問就走了。走出了商店後再看看自己穿著的那對鞋。也是純白色,也是同一個牌子,同一個系列的網球鞋,分別就只是在鞋舌上的圖案。我穿著的這對,是沒有人頭圖案的,只有球星的名字,價錢也不便宜。而在商店看到的那對,鞋舌上是印有人頭圖案的,鞋子的旁邊也印有球星的名字。說到這裡,稍為留意潮流的人都應該猜到我在說的那對鞋。我也有想過儲錢買那對鞋,但我再想,“如果我儲到錢,就不會捨得用來買鞋把。” 這道理我六,七歲時已經領略過。當時我的媽媽沒有像其他小朋友的媽媽一樣,買遊戲機給我。所以我一心想著儲錢買遊戲機。終於辛辛苦苦儲到了,我拉著媽媽去買遊戲機,
媽媽說:“你真的要買嗎?”
我頓了頓,把手放在載滿零錢的褲袋裡,想了好久好久。
然後我說:“也是不買了。”
到現在,我還是一部遊戲機也沒有。不是因為我沒錢買,而是我根本沒這個需要,到同學家玩也不錯。

不經不覺已經到了暑假的尾聲,去完旅行後就要回到校園。在這似乎沒什麼發生過的暑假裡,我領略了不少大大小小的人生道理。有些是從生活中領悟到的,有些是在電台節目或雜誌訪問裡學到的。學會怎樣更正面地做人,即使遇到不滿也懂得怎樣去正面地處理。於是我決定在暑假完之前寫出一百個答案。當我有一個解決不到的問題時,只要由一到一百選一個數目,再看看這數目給我的答案。可能不可以立刻回答我的問題但起碼可以從另一個觀點或態度去思考。一個看似無聊的暑假,原來也獲益良多。